会长动态|晓玫会长接受川报观察采访,针对网贷风险这样说...

会长动态|晓玫会长接受川报观察采访,针对网贷风险这样说...

时间:2020-04-30

     

文章来源:川报观察


记者:伍力 


来源:川报观察



导语

受疫情对经济形势的影响,各方贷款需求急剧增加。但因近期网贷诈骗陷阱数量激增,缺资方危机雪上加霜。


针对以上问题,四川省金融科技学会会长张晓玫教授在接受川报观察记者采访时提到:不论是中小企业还是个体工商户,供应链金融都是解决其融资难题的一个有效方案。





【激增的诈骗】

一季度全省网贷诈骗案翻倍,受害人多为非固定职业劳动者

周先生是一名个体户,近期生意受到疫情影响严重,资金周转困难。通过网络搜索,周先生找到一家可提供无抵押贷款的公司。提供个人信息后,周先生就接到“贷款机构业务员”打来的电话。对方用专业术语进行“资格审核”,还添加QQ发来营业执照照片、电子合同等,令周先生觉得比较“靠谱”。

随后,对方以保险费、激活费、“刷流水”等为名目要求周先生转款,周先生前后共支付13万余元,直到表示自己已身无分文,对方才作罢,宣称“贷款资金已经打到您账户,因为贷款数额巨大,转账有个缓冲期,5个工作日内才会到账。”等待几天后,自己的账户上始终没有一分钱到账,至此,周先生才明白自己被骗了。

周先生的情况并非个例,省公安厅刑侦局侦查二处副处长李文德表示,近来,网贷诈骗报案明显增多,“1月至3月全省共发生网贷诈骗2683起,同比上升132%预计未来还会呈多发高发态势,易引发不稳定因素。”

一线民警对此更是有切身体会。“2月以来网贷诈骗案件持续高发,日均发案4到5起,比过去明显增多。”达州公安反诈中心民警樊华林表示,进入4月,这一趋势并没有缓和,自己近期参与侦办了多起网贷诈骗案,近一个月没有休息过。

“疫情发生以来,攀枝花警方共立案网贷诈骗案40起,发案数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攀枝花公安反诈中心民警柏波发现,该市发生的网贷诈骗案中,受害人多为个体户、小商贩等非固定职业劳动者,因为受疫情影响,生产生活出现资金缺口,过去也没什么贷款经验,在接触网络贷款过程中容易受骗。

民警表示,此类网贷诈骗已成固定“套路”。犯罪分子以无抵押、当天提现、快速提现等为噱头吸引受害人,然后以注册会员、缴纳手续费、保证金、解冻费等各种名义,诱骗受害人多次转款,实施诈骗。



【低廉的门槛】

仅花12000元,诈骗者就可轻易制作高仿贷款网站

猛增的网贷诈骗案背后有着怎样的隐忧?

记者调查发现,疫情期间网贷诈骗案的一大特点,就是犯罪分子大量使用假冒正规贷款机构的网页、APP猛增。这些“歪平台”的LOGO、名称、界面等与正规公司高度相似,极易混淆,稍有不慎就易上当受骗。

成都市民潘女士就有类似经历。潘女士曾收到一条短信,显示“【蚂借蚁呗】您好,因您信用良好达到借款标准,额度最高20万!点击领取”,短信末附有一条链接。“我当时没看清,以为是‘蚂蚁借呗’发来的。打开链接后下载了一款标有‘蚂蚁借呗’字样的APP,界面设置也和支付宝类似,差点就上了当。”

这种‘李鬼’式的贷款APP最容易迷惑有贷款需求的人,成为当前网络诈骗黑灰产业链中的关键一环。”李文德透露,更值得注意的是,这类高仿APP制作成本并不高,为很多不法者大开方便之门。“只要有固定‘模板’,一个具备一年左右编程经验的从业者,一周内就可制作出假冒的贷款平台。”

制作此类APP的门槛到底有多低?记者在某电商平台网站以“APP定制”为关键词搜索,随机添加一家商家。得知记者想定制一款“贷款类APP”,该商家回复“可以”,并迅速发来一个演示网址。记者注意到,该网站有申请金额、借款期限、立即借款等选项,并在醒目位置标明“零担保无抵押贷款、费率低、可快至30分钟到账、通过率高”等字样。当记者询问,“能否做成高仿某知名贷款类APP”,对方回答“肯定的,APP图标、名字都是根据要求设计,1周时间开发足够。价格仅要12000元。”整个过程中,该商家从未询问过记者是否具有发放贷款资质等。

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发布的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2月底,发现互联网金融仿冒APP2801个,仿冒APP下载量3343.7万次据360金融反诈实验室联合360手机卫士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2月假冒借贷APP骗局增长率从1月份的-54.1%激增至35%。


成都一银行网点处,工作人员向群众进行反诈骗宣传


【防范的难度】

跨境打击难度增大,有刚性贷款需求的个体户增多

治乱当出重拳,但记者调查发现,疫情期间防范打击网贷犯罪面临诸多挑战。

一方面,犯罪分子高度集团化、网络化,涉案嫌疑人分布在全国各地,而窝点又大多位于中缅边境地区或东南亚地区,疫情期间难以一网打尽“之前网贷诈骗刚刚出现高发势头,正是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公共出行不便,跨省抓捕很难。眼下进入复工复产,境外疫情防控形势又严峻起来,而这些诈骗团伙窝点大多在东南亚地区,只能继续等待时机。”一线办案民警说。

而另一方面,疫情期间有急迫贷款需求的人增多,也给了犯罪分子以可乘之机

“国有担保公司能不能放开步子,为小微企业甚至个体户进行适量担保?”“我经营的小杂货店急需资金周转,请帮帮忙吧!”……记者梳理发现,2月至今本报民情热线接到此类贷款求助10余条。不少求助者都是个体户,希望获得贷款用于支付货款、房租等等,但他们从正规金融机构均难以获得贷款。

有银行从业者坦言,近期收到不少个体户提出的贷款申请。“但个体户都是现金交易,没有足够银行流水,很难通过审核。许多人名下无车无房,无法做抵押,而且没有交税或者买保险,信用也是一片空白。实际上今年我们已经给出很多优惠,只要评定过关都提供支持,但符合条件者仍然不多。”该从业者表示。

四川省金融科技学会会长、西南财经大学张晓玫教授也认为,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大家公认的难题,而相较于中小企业的财务报表不完善,个体工商户根本就没有报表,抵押物也更难达到金融机构要求,因而融资更为艰难。

至此,不法分子嗅到“机会”。近期,仅省公安厅反诈中心每天就要拨打4000多个预警电话。但民警回访发现,竟有一部分受害人在接到反诈电话后,依然受骗。“有的受害人坦言,自己已经到了贷款是‘刚需’的地步,所以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办案民警叹息。


【“堵疏”的战术】

建议既加大对贷款类APP审核力度,也把个体户纳入供应链金融系统

尽管难度增加,但为守护好老百姓的钱包,我省公安依然加大力度打击网贷诈骗活动。

疫情期间,我省公安机关对网贷诈骗违法犯罪主动开展信息研判,省反诈中心先后向天津、山东、广东、湖南、河南等省(市、区)公安机关推送案件研判成果,请求协助抓捕、协同办案。

“防疫期间出境打击有难度,我们就立足国内打。不管是线路呼叫窝点,还是为诈骗团伙提供账户的个人,一律出击抓捕,一定要把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樊华林透露,疫情期间达州警方打掉了10多个网贷诈骗团伙。下一步,我省公安还将重点打击提供网页、域名、APP、网络推广等服务的各类技术平台,从源头斩断网贷诈骗黑手。

多名通信互联网等领域从业人士认为,网络贷款诈骗团伙已形成产业链条,迫切需要多方协同作战,在技术、组织、效率等方面对犯罪分子实现反制比如工信部门要加强对短信服务商和呼叫中心企业监管力度,目前“1069”短信通道和“95号段”号码已成诈骗重灾区,有必要开展专项整治。又如,各大品牌手机应用市场应加强对贷款类APP审核力度,“苹果、华为等手机应用市场审核严格,但有的只需提交APP基本信息,看看有无BUG就上线了,容易让不法分子钻空子。”

既要堵,也要疏。

四川银保监局表示,复工复产期间,针对各类受疫情影响企业的合理贷款需求,各级政府与金融监管部门已出台了一揽子优惠政策,各家银行机构也推出相应的产品和服务。如有贷款需求,可首先向银行网点或拨打银行官方客服电话进行咨询。

金融界业内人士指出,需进一步把针对小微企业等的贷款配套措施做细做实“非常需要进一步拓宽普惠金融的覆盖范围。”

张晓玫教授认为,不论是中小企业还是个体工商户,供应链金融都是解决其融资难题的一个有效方案。有关部门应尽快建设供应链金融系统,除了产业链上的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也需要纳入其中,让位于产业链最下游的个体户交易信息能够直接、准确地传到金融机构,从而帮助金融机构通过交易信息评估风险,解决财务信息不完善和抵质押物不达标的问题。